自然散步 | 摩柱峰:天台山余脉的古火山

2021-5-26 15:47:14 新闻来源:家电品牌网

不久前,我写了一篇 《宁海火山口的古村探幽》,此为关于宁波境内古火山遗迹的系列文章的第一篇,现在是第二篇,跟大家分享我在宁海东北部最高峰摩柱峰进行自然观察的故事。

摩柱峰,海拔872米,为宁海茶山之主峰。茶山旧称盖苍山,属于天台山余脉一部分,为古火山喷发所形成,因山高且临海,故有“东海云顶”之美誉。多年前,“茶山破火山”被评为国家级地质遗迹,为宁波市三个国家级地质遗迹之一。

为了拍摄这座古火山上的野花及火山遗迹,今年我曾两次攀登摩柱峰,分别是在2月28日与4月29日。登顶的道路险峻难行,但正所谓“无限风光在险峰”,沿途的奇伟风景与俏丽野花也给了我足够的回报。

通往远处的摩柱峰的山脊线

远处被云雾遮盖的就是摩柱峰

沿着这样的山脊线攀爬到摩柱峰

云中山脊线,遍地“郁金香”

说来惭愧,虽说我早闻摩柱峰之大名,但原先从未去过。一直到今年2月底,宁波著名的植物达人小山老师邀我一起去那里拍花,我才终于得以一睹摩柱峰之风采。

此前,我看过宁波的博物学家林海伦老师写的一篇文章,他将茶山称为宁海“最高最大最典型的火山口”,其主峰摩柱峰就是一个高耸的火山锥,故茶山顶上多奇岩怪石。而小山老师告诉我,那里的山脊线上满地都是美丽的宽叶老鸦瓣,也非常值得一看。

那天,参加这次登山寻花活动的花友有十几人,包括两位特意从广州赶来的朋友。我们在山脚集合,然后驱车至半山腰,正式爬山之前,得先穿过林间小道。

通往摩柱峰的险峻道路

在林中没走多久,就闻到身边传来一股浓烈的味道——不好意思,不是清香,而是一种有点刺鼻的气味。“窄基红褐柃!就是这个味!”小山老师先喊了起来。我知道,这是柃木的一种,早春开花,花儿如密集的小铃铛。挂着雨水的小花晶莹剔透,十分好看,只气味不敢恭维。

窄基红褐柃

路边,蔷薇科悬钩子属的山莓的花很多,白色的小花挂在枝条下面。忽见前面另有一种白色的花,它们也悬挂在枝条上,花明显比山莓的大。走近了才确认,原来是同为悬钩子属的掌叶覆盆子的花,没想到这么早就开了。5月,这两种植物的美味果实就熟了。掌叶覆盆子的果期比山莓略晚,但更大更好吃。

忽然飘来一团水雾,野樱花在雾气中若隐若现。山鸡椒(樟科木姜子属)满树都是黄绿的小花,也很美。走出林间小路,雾气更浓了,一度看不清几十米外的人影。

经过了护林员的小屋,便来到了山脊线——这个地点有个很奇怪的名字,叫做“鸟笼口”。到达摩柱峰的路线有多条,但通常都要经过“鸟笼口”。

摩柱峰上多云雾

我们沿着陡峭、崎岖的山脊线(其实也是满地乱石的防火道)向上攀登,沿途最大的感受就是山峰起伏连绵,一山更比一山高,每次好不容易爬过一座山峰,前面就又有一座耸立在前方,到达主峰似乎遥遥无期。

每次登上一座山峰,回望来时之路,但见群山连绵,云卷云舒,有“阴阳割昏晓”之感。

一路上,宽叶老鸦瓣真的很多,简直遍地都是。这种植物为百合科郁金香属,因此还有一个名字叫“二叶郁金香”。说起来,宁波还是宽叶老鸦瓣的模式产地呢。宽叶老鸦瓣的花有两种色型,即白色与粉红色。这里所见的宽叶老鸦瓣多为粉红色,特别娇艳动人。它们的生命力很强,在早春寒冷的高山上的石缝里也能开花。

宽叶老鸦瓣

宽叶老鸦瓣

一开始,由于没有阳光,宽叶老鸦瓣的花没有打开,花朵上沾满了晶莹的水珠,惹人怜爱。到了下午,不时有阳光从云层中漏出来,花儿才纷纷绽放。

山脊线上,非常耐寒的金缕梅也在开花,其花金黄,花瓣如扯碎的枝条,十分独特。

金缕梅

湖北山楂(暮春)

海边的高山顶上常年刮大风,因此摩柱峰附近的湖北山楂都长不高,整个树冠都被风吹成了“一边倒”的造型,这种顽强的生命力让人不由得对其心生敬佩。

满山苍翠时,再登摩柱峰

转眼到了暮春时节,我听说摩柱峰附近也有宁波不常见的高山杜鹃——云锦杜鹃,加上也记挂着湖北山楂不知开花了没有,于是决定再去一趟摩柱峰,不过这次是一个人。

上次来,天气变幻莫测,时雨时雾时晴。而此次来,倒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,但是比较热。我背着沉重的摄影包,顶着大太阳,独自攀爬。偶抬头,忽见碧蓝的天空中有个黑色的身影在盘旋,好大的猛禽!幸好我带着70-300毫米的镜头,于是赶紧手忙脚乱地给相机换上了这支长焦镜头。

林雕

幸好,这位骄傲的天空的王者,似乎并没有把我这个卑微地匍匐在乱石堆中的人类放在眼里,它继续悠然自得地御风而行,最多偶尔懒洋洋地扇动几下翅膀。运气真好,是林雕!这可是本地最大的猛禽,最大翼展接近1.8米。

沿路的野花,最多的是普陀杜鹃——此为映山红的一个变种,主要生在靠近海边的山上,花色紫红,不似映山红那般鲜红或深红。

普陀杜鹃

长在巨岩旁的普陀杜鹃

但奇怪的是,一路寻寻觅觅,就是不见云锦杜鹃。这个迷,直到“五一”假期之后才解开——我在微信上看到,小山老师他们在小长假期间也再次攀登摩柱峰,拍到了盛开的云锦杜鹃。原来,得往下面的山坡上走一段路,才能找到,而傻乎乎的我竟想当然地认为在山脊线旁边就可以看到。

云锦杜鹃

云锦杜鹃在台州的天台山顶上多见,在宁波的四明山上也有少量分布,我曾拍到过。这种美丽的杜鹃花,于“五一”前后盛开,花蕾为紫红色,绽放后花瓣为粉红色,或白色而略带红晕。盛开时,但见繁花满树,灿若云锦,故名“云锦杜鹃”。

而湖北山楂已是绿叶满枝,可惜还没有开花。走近一看,但见数个花苞集生于枝头,绿色的萼片尚紧紧包裹着白色花瓣,犹如一个个握紧的小拳头,一副生机勃勃的样子。

不过,在这晴好的天气里,可以好好观赏、拍摄那些奇形怪状的岩石:有的为黑色而多波浪纹,恍若是N万年前喷发的岩浆还在翻腾、涌动;有的如敞开的巨大石门,巍然屹立,气势非凡;还有的平整如桌,或破碎如乱石林、流石滩……

摩柱峰顶上平坦的岩浆岩

摩柱峰顶上平坦的岩浆岩。

这石缝里,亦有不少野花。娇媚柔弱的花儿,与苍黑坚硬的火山石相映衬,呈现一种独特的美。这些花,有蔷薇科的洁白的金樱子,有远志科的紫红色的瓜子金,此外还有溲疏、荚蒾等。而宽叶老鸦瓣在地面上几乎已荡然无存,只有极个别残存者还有果实可见。

宽叶老鸦瓣的果实

金樱子

瓜子金

终于到了摩柱峰的顶上,这里的视野极为开阔,可以远眺东海。不过,有点让人觉得奇怪的是,一路攀爬,所见都是乱石嶙峋,唯独到了主峰之巅,却是出奇的平整,但见巨石呈斜坡状,像是流淌的宽广的河面——当然是凝固了的。

到这里考察过的林海伦老师说,这些都属于大面积出露的岩浆岩。在这里,驴友们用碎石堆了三个石堆,它们似乎暗含着跟祭祀有关的神秘意义。

经过一段异常难行的下坡乱石路(以前常有人在这里滑倒),我终于回到了盘山公路上。可以看到,开凿出来的公路崖壁,为层理明显的火山碎屑岩。

山脊线上的奇形怪状的岩石。

摩柱峰下盘山公路旁的火山碎屑岩(左上角为野生的中华猕猴桃)

最后,再聊一下“摩柱峰”这个名字。不久前,家住宁海本地的花友“钱塘”告诉我,摩柱峰,原名“磨注峰”,因峰顶状如磨盘,每逢大雨,大水倾注而下,故名。确实,从西侧远眺,茶山主峰的巨石是很像磨盘,而从东边看过来,则为火山锥形状。

不过,我在网上搜了一下,见到了另外一种说法,有人撰文称:“光绪《宁海县志》载:‘春夏间,山下雷雨如注,山顶仍见白日。’此时人在山顶,‘但闻山下雷如旋磨声’,磨注峰因此得名。”我没亲眼见到这本《宁海县志》,因此不敢确认这种说法的可靠程度。

据“钱塘”说,后来,茶山上建设了国家级登山步道之后,“磨注峰”才不知为何被叫做“摩柱峰”,或许是因为“摩柱”两字更有高耸入云之气势吧,我猜。



最新资讯

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浙江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Copyright © 2000-2013 www.zhexw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编辑QQ:2383424132